收藏本站
  • 首页
  • 校园动态
  • 学校概况
  • 部门办公
  • 教学管理
  • 教育教研
  • 德育之窗
  • 特色教育
  • 师生风采
  • 视频点播
  • 您的位置: 樱桃网站视频官网 > 德育之窗 > 德育动态 >
    张文宏:疫情之下,一定要讲老百姓能听懂的话
    信息来源:未知  ‖  发稿作者:admin   ‖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02 16:31  ‖  查看次  ‖  
   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plus/ckplayer.htm

      
     

       指数增长有多可怕?打个比方,假如有一张足够大的纸,每折叠一次,纸张厚度就会翻倍,如果能够折叠46次,那这张纸的厚度将达到地球到月球的距离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这样的话,很可怕,四五月份,意大利的病例可能会达到一个非常高的水平。 这段时间就是要考验意大利能不能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了。 记者:那个时候,海外同胞要不要回国?张文宏:这要看他们回来后是不是决定再也不回去了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如果疫情要延缓半年,还要不要读书工作?如果不回来的话,一定要做好个人防护,让自己不生病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有效的个人防护包括保持一定社交距离、勤洗手、戴口罩。 这三点都能做到,被感染的概率就会很小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记者:之前有过一种说法,就是随着天气变热,病毒的传染性会变弱。 但问题是,病毒已经在南北半球都传播开了,当北半球进入夏天时,南半球就进入了冬天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因此,病毒会不会成为常驻型病毒?张文宏:历史上很多传染病都是跨季度、跨年份的,2009年的H1N1就跨了年份。 现在看,新加坡、印度都不严重,所以会认为天气变热这个病毒就不大容易生存;但马来西亚却有400多例,说明也不仅仅是天气的原因。 不过,这些国家病死率都低,起码说明有可能在天气热的时候,重症病人会减少,轻症病人还是有的,否则马来西亚纬度这么低的地方,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确诊病例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夏天,病毒可能容易被控制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但是现在欧洲出现了疫情爆发趋势,有些国家在防疫方面只是应对型,可能不会对轻症病人或无症状病人进行筛查,那就意味着轻症和无症状病人有可能在社会上进行不断传播,这样的话,疫情会一直延续下去。 有可能夏天终止不了,等到冬天,可能又会带来第二次爆发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至于会不会变成常驻病毒?如果这个病毒毒性变得越来越低,那就有可能在人群中反复感染,因为症状不明显,也不会致死,就会慢慢适应,在人体中生存。 如果病毒毒性变强,就容易被人类清除掉,不大容易长期生存。 因为病人一生病就很严重,肯定会进行治疗、隔离,这个病毒就不容易传播下去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但现在说能不能在人类中长期生存还为时过早,要等到一年或两年以后,看看这个病毒还会不会长期生存。 记者:如今,随着青海、贵州、云南等地不断明确开学时间,上海、北京等各大城市的家长也都在翘首以待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张文宏:复工、开学,都是极大的问题。 说实话,我自己觉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,因为牵涉面太广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需要我国的专家和政府管理部门一起得出结论。 对医疗工作者,还有现在工作在防范输入各环节的中国工作者们,比如说海关、社区防控的同志等,要做到把输入性的风险控制到最低。 开学需要各省根据各自疫情来定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如果一直没有新增病例的话,原则上就可以开学了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但眼下的问题是,上海、北京这种特大城市,不断有境外输入性病例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这就需要特殊情况特殊分析,看看输入性疫情是否可控。 而且现在已经复工了,一般都是先复工,再开学,复工如果有问题,开学就开不成。 因为开学后出现问题的话,就会影响一个班级乃至一个学校,可能会造成恐慌,复工相对来说没有这么大规模,要好一点儿。 如果复工以后没有出现问题,原则上就可以考虑开学的事了。 记者:网络上一直对中药西药哪个更有疗效讨论很激烈,这个问题您怎么看?张文宏:上海的治疗是中西医结合的,而且合作非常愉快。 要说谁的疗效好,我觉得分清这个没什么意义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这就如同两口子过日子,日子过好了,非要分清是谁的功劳吗?这也是没法分清的。 如果一定要说谁的功劳大,就只能完全不采用其他方式,只用中药或只用西药,然后拿出来比对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做这样的试验,对病人来讲,伦理上也过不去,难不成为了做这样的试验,就置病人的生命于不顾?明明需要吸氧了,但我只用中药,就不给你吸氧,这说不过去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中医西医都是医学,现在中国的治疗都是中西医结合的,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 记者:很多人都在关注疫苗的进展,您能介绍下吗?张文宏:在中国各条疫苗战线上,进展都挺快,也都取得了一些初步成果,但疫苗从动物试验有效,抗体出来,到人体的临床研究,再用于人身上,需要一个非常严格的过程,哪怕再着急,流程也不能缺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因为疫苗是用在人身上,安全性要有极大的保障。 最顺利大概也要一年左右的时间,到时候中国的病例可能都没有了,又让谁来做临床试验呢?如果这个疫苗是中国做的,拿到国外去做临床试验,人家又愿不愿意接受呢?这些都是问题。 所以,我们说疫苗是为了明天而准备的,谁也不知道疫情会不会再来一波。 记者:据了解,您主编的《张文宏教授支招防控新型冠状病毒》发布后广受追捧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随后被翻译成了英语、意大利语、波斯语、越南语等多个语种传向世界。 张文宏:对,现在世界各地都在问我要,我连一分钱版权费都没收(笑)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记者:很多人希望在疫情结束后,能听您谈谈爱情观,讲讲育儿经,并且跨界再出几本书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张文宏:这大可不必,我比你们高明的地方,就是对新冠病毒的了解。 至于其他的,年轻人都比我懂得多,我已经out了。 记者:采访您之前,心里挺忐忑的,因为之前有记者被您“怼”过,所以稍微有些担心。 张文宏:那件事啊(“喊停记者提问”一事),我不愿意回答,是因为我一般拒绝跟大家直接讨论具体的细胞类型,这种话老百姓听不懂,我们没必要把这个展现在公众面前,因为你不应该讲大家听不懂的语言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我和记者沟通,实际上是在通过记者与公众沟通。 这次疫情非常特殊,要控制好,就必须要发动公众,如果大家不理解不配合,疫情是控制不好的。 所以一定要讲老百姓听得懂的话,就是这么个道理。 如果只讲官话,那没人喜欢看,但如果你讲得很有意思,就容易被网友断章取义,都不联系上下文语境。 年前疫情刚刚爆发时,我提到上海的风险很大,因为春节期间,每天进出上海的人很多,我这么说,也是想提醒大家认真做好防护,但是年后上海准备复工的时候,这句话又被网友拿出来说了。 前两天,我在“华山感染”中发的那篇文章(《张文宏:大流行状态下的国际抗疫与中国应对——国际战疫动态与展望(二)》),短短一天时间内,在微博上的转发阅读量接近十个亿,很多媒体摘了里面的一句话做标题,一下子传播开了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断章取义、标题党,都太可怕了。

      
     

       记者:您怎么看待自己的这波“硬核”圈粉?张文宏:我就是个普通人,疫情过后,一切随风而散。 (责编:唐小丽、韩庆)。



    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  上一篇:我校开展“校园之星”评选活动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    返回顶部↑
    Copyright © 2012-2018 樱桃网站视频官网/1000种视频10禁/女子身体被狂揉视频 版权所有
    备案号:  网站名称:樱桃网站视频官网/1000种视频10禁/女子身体被狂揉视频
   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浏览器IE7.0以上